avatar

關於 banyuanjun

我亦飘零久

马云的自述

我的真名当然不叫马云,但自从这中国首富发家之后,人们背地里都马云马云地叫我。 我们的相似之处当然不是财富——马云出现之前,我以为全世界只有我一人有着这么个特殊形貌:头大而扁,从年轻时头发就不足以覆盖整个平面;额头横宽脸颊却内削,肩膀窄小兼颈项前倾,显得头重脚轻像ET。和马云一样身高不足160cm,姐姐妹妹都比我高。会怨恨父母吗?难说,一方面怪他们为什么把我生得这样,另一方面家里也是丰衣足食将我宠大的。

当然,我也没让他们失望:考上最好的本地大学,如今是一名高级财务师,在大城市打拼十几年,置有三套房产,开名车戴名表,每年赞助家人旅游。除了外表,我哪一点比人差了?但我知道在父母心中,始终觉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身为家中独子,我有责任传宗接代。

唉可是……学生时代被无视,一班人出去玩,我是负责拍照跑腿的那个,和女孩谈笑牵手的却是那些高的帅的。这些不公我都认了,默默努力到如今,以为高、富、帅占一项就足以娶妻。我也不求什么白富美,外表只要带得出去,身高可以改善基因,对我态度好一点就行了。但是现在得女人怎么说呢,要不拜金,当我是提款机,吃吃喝喝管接管送就是不肯当我女朋友。要不外貌协会,正眼也不瞧,信息也不回电话也不接。即使是普普通通的女孩也约不出来,连备胎都当不上。

好吧,追求不遂,我改走日久生情路线。身为高级财务师,一定要懂得充分运用手头上的资源。我名下的房产一套自住两套放租,就趁寻找租客时顺便过滤合适对象。单身女租客我每个月亲自上门,逢有天花板漏水马桶堵塞等问题更是尽力解决,认真可靠有房产的男人总会打动女人吧?很可惜,她们不是想占我便宜就是不久后结婚搬走。此路不通还有另一个方法——我自住的公寓有逾千个单位,算上或然率,未婚女子怎么也有几十个吧?我毛遂自荐加入公寓管理委员会,热心筹办活动,和有成年女儿的人士亲切来往。这样一年下来,大部分的住客我都认识了,父母一辈都很喜欢我,但也仅限于父母一辈喜欢我。

32岁后我积极相亲,到现在年近40还是重复以上命运。快要绝望的时候,在一个相亲大会中我遇见了她!大家都知道,在这种男女相看的场合,外表是第一通行证,无此证者不免备受冷落。她身高和我一样,年龄差不多,外貌比我好一点但皮肤较差,这还是化了妆之后呢。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主动要了电话,大家需求相同,她的态度倒是不错,也约得出来,言谈也甚欢,我的爱好旅游摄影她也搭的上话。外貌虽然不是我的理想型,但经历这些年的失败,我还是向现实低头吧。何况她的学历也相当,收入略低于我,也有房有车,简言之,除了相貌好一点,她别的条件都只差我一点点。

约会了几次,我向家人透露一二,到底是女人心细些,妹妹问:“为什么她会单身至今呢?要知道女人30左右时最急,如果当时都嫁不出没可能坚持相亲到这把年纪。”有道理,妹妹继续说:“要不爱情长跑到最近才分手,要不当时发生什么事耽误了。”前一个原因我绝对不能接受,爱情长跑分手与离婚何异?这个不好当面质问,我的脑袋和马云一样大,也和他一般聪明,于是由社交媒体着手调查。

我仔细看每一个贴文照片,倒没发现什么前男友的蛛丝马迹,有可能删掉了,也有可能和我一样情路空白。我阅览到好几年前的一个贴文,说她父亲病重,要求亲友祝福。尔后没有去世的消息也没有康复的照片,推测保住性命但卧病在床需要长期照顾,一看,正是她30岁的时候,妹妹的直觉果然准。

难怪……难怪她会看中我的经济条件。虽然现在高薪,但收入都倒贴娘家,说不定婚后还会借口岳母无法帮忙照顾孩子,美其名回归家庭辞职由我养。再说,她这个年纪,不一定生的出孩子。即使怀孕也是高龄产妇了,万一怀不上我还得离婚呢。我好端端一个优质男就变成离婚渣男了,在婚姻市场上更加扣分了。何况离婚的话分分钟还会被索要一半家产!别说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退一万步说,即使婚后她继续工作,顺利怀孕生子,但岳家无法给予任何助力还会成为妻子的负担,我负责出钱出力,劳碌半生不能享福,沉没成本太高,投资回报率太低。要是她年轻几岁,相貌好些,我付出这些还心甘情愿些,我知道马云的妻子也不漂亮,但那是一起吃苦奋斗的糟糠之妻,而她……凭什么坐享其成?我打拼时她在哪里?现在我开上名车,就是为了载她父亲去医院复诊吗?

以往我都是被拒绝的那方,现在破天荒第一次拒绝别人,我打算消失几天再出现然后又再消失。这是经典谈判心理技巧:先打击对方然后开出较苛刻的条件。她一定察觉到不妥,问起我就说父母嫌你年纪大怕不能生孩子,她一定心慌挽回。这时我就趁机要求怀孕了才结婚,同时婚后一半收入上交,岳父岳母不得来我家住。这是我想出最两全其美的办法了,把损失和风险降到最低,也不阻止她当孝女,但不得占用我的资源。

当晚我就不回她信息了,过了几天发信息说太忙,她表示理解叫我加油,哈哈计划顺利进行!又过了几天我发一张和朋友吃饭的照片,当天是公假,她再迟钝也应该察觉到不妥吧?但她只回我一个笑脸就没了。看来是心虚,知道我查了她的底细所以不敢纠缠了。像我这样的精英错过了就没了,由于她没诚意,计划的下半部无法执行。算了吧,我还是赶快报名下一个相亲大会,希望不会在那里遇见她。

 

心有不甘

睡得朦朦胧胧,他突然拉她起来打游戏。
她一看时间: 凌晨两点!
“半夜三更玩什么游戏?”、“你是怎么进来的?”、“谁开门给你的?”……
一连串的问题他都恍若不闻,只说:“没赢过你,我不甘心。”
她只好奉陪,也许还未十足清醒,居然破天荒让他赢了。
“现在甘愿了吧?明天还有考试….不及格找你算账。”
他笑笑就走了。“今天真是奇怪呢。” 实在撑不开眼皮,她来不及送他出门倒头就睡。
第二天起床看大门锁得好好的。一到学校就听同学们说:“阿伟昨晚半夜骑摩托从外州赶回来考试,还未回到岛上在大桥外被罗厘撞死了。”

早餐吃了什么?

早餐吃了什么?

麦片加水果。

哦。

ЖЖЖЖЖ

早餐吃了什么?

麦片加水果。

哦。

ЖЖЖЖЖ

早餐吃了什么?

麦片加水果。

哦。

ЖЖЖЖЖ

早餐吃了什么?

其实为了健康我天天都吃麦片加水果,你不必每天问。

哦。

ЖЖЖЖЖ

早餐吃了什么?

不是告诉你了吗?每天都是麦片加水果。

哦。

ЖЖЖЖЖ

早餐吃了什么?

牛扒。

哦。

ЖЖЖЖЖ

早餐吃了什么?

拜托你渔翁撒网也用心一点,看看以往的回答吧!

哦。

ЖЖЖЖЖ

早餐吃了什么?

你别再烦我了!

哦。

ЖЖЖЖЖ

早餐吃了什么?

对不起,您的简讯无法传送给对方。

你觉得我闷吗?

你觉得我闷吗?

完全不觉得,我也喜欢历史和武侠小说。很高兴找到一个有共同兴趣的人。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真的不会,如果你算闷的话那么我也是属于沉闷的人了。你不嫌我,我不嫌你,OK?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说过了,不觉得。我觉得你的前女友带给你的阴影太大了。她早就有了另一个人,说你闷只不过是分手的借口,你不必耿耿于怀,好不好?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我觉得你很风趣呢,今天的约会很开心!你再也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了。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其实我们平时聊天都聊得很好,你不必每天晚上发简讯问我同样的问题。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上次不是说好了不再讨论这个问题吗?别忘记我还没答应当你女朋友哦!观察期你的一言一行都会被打分数。问一次闷不闷扣五分,哼!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你要明白,现在过年,我和旧同事聚会很平常。一大班人有男有女都是认识很久的。我并没有嫌你闷你不必每五分钟就问我一次。我吃完饭就回家,你不必一直查我行踪。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已经扣了很多分,再扣就不及格了。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你只会问这个。昨天我生病请假你一句关心也没有,我现在头很晕你别烦我。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我完全无法和你沟通,是不是非要我说:“对,你很闷。”才甘愿?好好好,你很闷,放过我吧。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Excuse me?我刚刚和你说了新老板给我下的陷阱,现在进退两难不知所措,你不安慰就算了,还要问这个更烦的问题?

ЖЖЖЖЖ

你觉得我闷吗?

我觉得你还未从上一段失败的感情走出来,我无法和你开始,你别再找我了。

你果然觉得我很闷,对不对?

对不起,您的简讯无法传送给对方。

我们的潜水钟与蝴蝶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八日,法国杂志编辑让·多米尼克·鲍比遭遇车祸,重伤昏迷。苏醒后却陷入‘封锁症候群’——外表与植物人无异但意识清醒——灵魂被拘禁在肉体里面,叫天不应,只有无边的死寂与黑暗。

不幸中的大幸,他还有一只左眼可开合。有如潜水钟的通气孔,这只左眼给他绝望的灵魂一个喘息的窗口。蝴蝶从窗口飞到外面的世界,自由自在地阅读、欣赏阳台的风景、看医院的众生相···他眨眼睛,就象蝴蝶扇动翅膀,眨出一本书!全凭这只眼,他用灵魂写的书《潜水钟与蝴蝶》得以留在世间。

这本书令我感到深切的悲哀:不只是作者身受的苦楚,我们活在世上,又何尝不是被封锁在无形的潜水钟里?命运的牢笼、思想的牢笼、金钱的牢笼···我们的灵魂几曾自由自在地飞翔?蝴蝶只有两个星期寿命,之后翅膀上的鱗粉逐渐抖落,尸体僵化在一角;我们最初也飞出去,流连在花丛中,可是潜水钟越来越沉重,通气孔越来越小,渐渐放弃妥协,留在黑暗的牢笼里,直到失去意识···半明半灭间,依稀记得蝴蝶的身影。

庄周晓梦迷蝴蝶,古今中外,不约而同用蝴蝶代表渴望自由的灵魂。炎樱形容得更凄美:“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它自己”。美国剧作家田納西•威廉斯也说过:“我们都生活在火灾之中,没有消防队可找,也没有出路可逃。火烧屋时只能困在里头,从楼上的窗口望向外面。”比黑牢更可怕,熊熊烈火吞噬你。

创作与现实惊人的相似。可正正是这些艺术创作,带给绝望的我们一点点期盼。从遥远的通气孔望出去,外头还有光!于是我们有美术馆,有音乐会,绘画雕刻,阅读故事,传咏诗歌,几百年几千年不朽,为的是纪念这些曾经飞舞的身影。在黑沉沉令人窒息的四周,带给我们片刻的愉悦。

生命短暂而艺术永恒。这些灿烂的遗产,让我们短暂又漫长的人生变得不那么难以忍受,在潜水钟里幻想自己化为蝴蝶。

2014全球華人閱讀網路文學獎参选作品

一个唐氏儿的心声

我今年廿三岁。初次见面的人都会惊讶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一半,妈妈就笑着解释:“她是唐氏儿。”人们通常“噢”一声,望望我然后再望望妈妈。

唐氏儿是什么?不清楚。我从小上幼儿班, 一直到二十一岁毕业,同学全是唐氏儿;家里哥哥姐姐就不是,姐姐还上大学呢!功课看起来很难,我才不要上大学。哥哥也没有上大学,嫂嫂常和他吵架,怨他不好好上班。看来不是唐氏儿就得上大学或上班——幸好我是唐氏儿。

可能唐氏儿代表特别乖巧可爱的孩子吧,爸爸常常这么称赞我。我会唱歌,还会说一些聪明话逗得爸爸哈哈大笑。爸妈最疼我啦,幸好哥哥姐姐也不妒忌。

姐姐每个星期带我去楼下的健身室,推着轮椅去,然后和妈妈合力抱我上脚踏车。刚开始我有点害怕,现在已经可以自己骑车啦。妈妈很高兴,说我的脚会越来越好的。运动完毕姐姐就和我一起洗澡,平时我自己洗头发老是洗不干净。

哥哥现在不和我们一起住,不过他有时过来和我一起游泳。我最喜欢游泳啦,一下水,我腿部的毛病就不成问题了,可以自由自在地活动,当然我有用救生圈。

虽然我的外表看起来像小孩,但我的内心是个大人,会为父母分忧。妈妈老了容易累,我就帮忙做家务:洗衣晒衣折衣、坐在椅子上抹地、买杂货回来我负责分门别类放入厨柜···姐姐称赞我是个好管家。

前一阵子爸爸小中风入院,吓死我了。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不小心跌倒,进院动手术,现在膝盖和后颈还有深深的疤痕。到现在提起医院就害怕,虽然很想念爸爸也不敢去医院探望,幸好几天后他就回家了。身体虚弱了许多,走路像我一样摇摇摆摆不稳。但他不肯坐轮椅,也不承认中风,只说手脚麻痹。我就天天帮他按摩手脚,又陪着唱歌说笑。爸爸就笑呵呵,说养女儿比养儿子强,哥哥对他入院不闻不问。

从前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常常吵架,我不明白吵些什么,但妈妈姐姐总是哭,我就拿手帕给她们抹眼泪,自己在旁也扁嘴饮泣。我知道爸爸不喜欢哥哥,妈妈和姐姐总不敢在爸爸面前提起哥哥。我就用‘别人家’这个外号称呼哥哥,比方说:“别人家懒惰,不要理他。”爸爸就不生气了,还夸我会说话,知道避重就轻。

我和姐姐同房,她老是睡不着觉,起身走来走去。后来(也)去看医生吃药,睡到半夜发噩梦哭醒。我就轻轻拍她的肩膀,一面安慰:“妹妹‘沙扬’姐姐。” ‘沙扬’是马来话,意思是疼爱,我在学校学的。

我毕业已经三年了,但没有忘记学业。妈妈常买一些课业簿,我自动写字做功课。每隔几个月考试——自己出题、作答、改试卷。姐姐看了笑得东歪西倒,称赞我聪明有纪律,然后亲吻我的脸颊。

我当然知道自己聪明,也知道家人疼爱我;只要我在,周围的人都开心地笑。我只希望更多人知道我是个成熟的大人,可以好好照顾和‘沙扬’身边的人。

2014全球華人閱讀網路文學獎参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