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不甘

睡得朦朦胧胧,他突然拉她起来打游戏。
她一看时间: 凌晨两点!
“半夜三更玩什么游戏?”、“你是怎么进来的?”、“谁开门给你的?”……
一连串的问题他都恍若不闻,只说:“没赢过你,我不甘心。”
她只好奉陪,也许还未十足清醒,居然破天荒让他赢了。
“现在甘愿了吧?明天还有考试….不及格找你算账。”
他笑笑就走了。“今天真是奇怪呢。” 实在撑不开眼皮,她来不及送他出门倒头就睡。
第二天起床看大门锁得好好的。一到学校就听同学们说:“阿伟昨晚半夜骑摩托从外州赶回来考试,还未回到岛上在大桥外被罗厘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