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潜水钟与蝴蝶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八日,法国杂志编辑让·多米尼克·鲍比遭遇车祸,重伤昏迷。苏醒后却陷入‘封锁症候群’——外表与植物人无异但意识清醒——灵魂被拘禁在肉体里面,叫天不应,只有无边的死寂与黑暗。

不幸中的大幸,他还有一只左眼可开合。有如潜水钟的通气孔,这只左眼给他绝望的灵魂一个喘息的窗口。蝴蝶从窗口飞到外面的世界,自由自在地阅读、欣赏阳台的风景、看医院的众生相···他眨眼睛,就象蝴蝶扇动翅膀,眨出一本书!全凭这只眼,他用灵魂写的书《潜水钟与蝴蝶》得以留在世间。

这本书令我感到深切的悲哀:不只是作者身受的苦楚,我们活在世上,又何尝不是被封锁在无形的潜水钟里?命运的牢笼、思想的牢笼、金钱的牢笼···我们的灵魂几曾自由自在地飞翔?蝴蝶只有两个星期寿命,之后翅膀上的鱗粉逐渐抖落,尸体僵化在一角;我们最初也飞出去,流连在花丛中,可是潜水钟越来越沉重,通气孔越来越小,渐渐放弃妥协,留在黑暗的牢笼里,直到失去意识···半明半灭间,依稀记得蝴蝶的身影。

庄周晓梦迷蝴蝶,古今中外,不约而同用蝴蝶代表渴望自由的灵魂。炎樱形容得更凄美:“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它自己”。美国剧作家田納西•威廉斯也说过:“我们都生活在火灾之中,没有消防队可找,也没有出路可逃。火烧屋时只能困在里头,从楼上的窗口望向外面。”比黑牢更可怕,熊熊烈火吞噬你。

创作与现实惊人的相似。可正正是这些艺术创作,带给绝望的我们一点点期盼。从遥远的通气孔望出去,外头还有光!于是我们有美术馆,有音乐会,绘画雕刻,阅读故事,传咏诗歌,几百年几千年不朽,为的是纪念这些曾经飞舞的身影。在黑沉沉令人窒息的四周,带给我们片刻的愉悦。

生命短暂而艺术永恒。这些灿烂的遗产,让我们短暂又漫长的人生变得不那么难以忍受,在潜水钟里幻想自己化为蝴蝶。

2014全球華人閱讀網路文學獎参选作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